第六百七十四章无限接近成功-触摸书城
触摸书城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七十四章无限接近成功】

【第六百七十四章无限接近成功】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没办法形容山海关清军上下的惊恐心情,原本虽不敢说稳操胜算,却也至少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坐平争胜,不曾想海面上却突然开了一支实力雄厚的神秘吴军船队,一边对着清军阵地开炮,一边冲进石河断清军退路,同时派兵登陆展露惊人的野战实力,一下子就彻底扭转了整个战局,山海关清军的紧张与慌乱,自然所非笔墨所能描述,军心、士气和斗志方面遭受的打击之沉重,也绝不是话语所能体现的了。

还好,清军还有一个比较靠谱的前线指挥官王占魁,战局突然逆转后,经验丰富的王占魁并没有慌乱无措,十分冷静的一边立即动用预备队回援石河桥梁,保护自军退路;一边指挥前线军队依次撤出战斗,从容退出前线战场;同时还分兵阻挠吴军船队登陆,不给吴军援军突袭自军侧翼的机会。指挥有条不紊,井然有序,清军各营也得以继续保持编制,基本上没给吴军顺势反击的机会,颇具名将风范。

很可惜,实战中历练出来的清军后起之秀王占魁是注定没希望成为真正的名将,他的指挥虽然正确,清军各营也执行得颇为得力迅速,可惜王占魁和山海关清军却十分倒霉的碰上了一群开挂的敌人,两个哨的兵力能把两个营的清军按着打,没让守桥清军发现任何异常就能直接炸伤石河大桥,再集中火力轰击桥面已经开裂的石河大桥时,清军返回山海关的道路也就岌岌可危了。

“快!撤回石河北岸!带上火炮!用火炮轰河上的吴贼炮船!保住石河大桥!一定要保住石河大桥!”

清军大将王占魁的反应和判断依然十分正确,知道今天晚上的战斗关键已经不是能够和吴军打到什么程度,而是那座唯一能够让清军将士直接回到山海关城下的石河大桥,甚至清军还能不能凭借山海关挡住吴军北伐的脚步,成败关键也已经在那座该死的石桥上!所以即便是紧急撤退,王占魁也没敢忘了让清军带上那三十几门可以直接杀伤吴军炮船的俄式火炮,并亲自指挥自己的直属营队去帮忙搬运火炮。

夜幕下的清军各营脚步匆匆,努力保持着编制大步向来路撤退,推拉火炮的喊叫声此起彼伏,几乎是在抬着沉重的火炮奔跑。而也正如王占魁所料,察觉到战机出现的吴军朱洪章果然匆匆出动了军队发起追击,刚才还在打守营战的两个吴军营队也不管什么编制队列,乱糟糟的咬住清军队伍只是开枪射击,努力促使清军崩溃混乱,其他的吴军营队则匆匆集结列队,依次出营发起追击,干掉狗乱党的口号声响彻云霄,直接压过了战场上的密集枪声。

你追我赶的比赛速度,待清军匆匆将火炮布置到位时,吴军追兵的前队也已经冲到了近处,迫于无奈,清军只能是一边列队保护火炮,一边拼命开炮轰击河面上的吴军战船。同样很懂得取舍的吴军战船则压根不去理会岸上敌人,集中火力只是猛轰石河大桥,既不给清军大队逃回北岸的机会,也努力争取直接轰断大桥,彻底切断敌人退路,把南岸敌人瓮中捉鳖,与岸上清军各打各的。

缺乏水战经验的王占魁很快就发现自己想得太天真了,因为距离不远,加上人手足够,清军是奇迹般的迅速把火炮转移到了石河岸边继续开炮,可是黑夜中打水上移动靶的难度却大大超过了王占魁的战前想象,对着吴军战船猛轰了二十来分钟,三十几门清军火炮先后打中吴军战船竟然才只有五次,没能让一条吴军战船停止炮击,更别说是打沉吴军战船。而相反的,吴军主力那边却已经集群杀来了五个营的军队,转眼就能赶到岸边参加战斗,让清军更难撤过石河。

“王军门,没时间了,是不是叫弟兄们赶紧过河?能保住多少算多少?”

部将接二连三的提出类似问题,王占魁却是脸色青黑,不敢立即下定这个决心——黑灯瞎火又有吴军炮火封锁桥面,乱糟糟的过河纯粹找死!即便能有些人逃回去,也肯定全都是踩着同伴的血肉逃回石河北岸!可不敢下这个决心也没办法,吴军的大队追兵已经越来越近,清军的炮火却始终没办法迅速解决掉河上的吴军战船,别无选择之下,王占魁咬了咬牙,还是大吼道:“马上过河!”

“过河!马上过河!”

残酷的屠杀随着王占魁的命令同时展开,寒风刺骨的深夜中,清军士兵开始还能排成队列依次冲向石河大桥,踏上桥面向对岸发起冲锋,然而吴军战船却只用了几发炮弹就让清军的队形彻底大乱,导致清军士兵在桥面上你推我搡,互相碰撞,而一旦摔倒就基本上没有再爬起来的机会,不是被匆忙过河的同伴踩伤就是被活生生踩死,还有好些士兵惨叫着直接摔下河中,即便侥幸逃到北岸,也大都双脚沾满战友的鲜血肉末,凄厉的惨叫声和绝望的哭喊声在桥面上此起彼伏,让人不忍倾听。

又一个营的清军在黑夜中冲上桥面,铺满尸体重伤员的桥面道路磕磕绊绊,更多的清军士兵还没能看清楚情况就直接摔倒进尸骸堆,然后马上被后面的同伴踩得再也无法站起,接连不断有清军士兵落水,吴军战船的炮弹又不时跑来捣乱,一旦打中就能在清军人群中劈开一条血路,直接带走许多清军士兵生命的同时,还给清军人群制造了更多的混乱,导致清军士兵在慌乱中落水更多,自相践踏的情况更加严重。

与此同时,吴军追兵大队也和清军主力交上了手,还在激战中直接使出了随军带来的掷弹筒,炮弹落地接连爆炸,原本还算整齐有序的清军各营队列随之逐渐混乱,许多胆怯至极的清军士兵乘机逃出大队,或是泅水过河,或是逃向黑暗远处,还有甚者直接冲向了本就乱成一团的石河桥梁。而更加糟糕的是,此前去阻击吴军登陆部队的清军李洪寿部,因为招架不住吴军登陆军队的反击,也在这个时候败逃到了石河大桥的附近,清军阵地更是一片大乱,迅速出现了彻底崩溃的苗头。

这里还是得表扬一下清军后起之秀王占魁,看到败局已定,绝望的王占魁并没有利用自己的前线主将身份逼着清军将士让路,让亲兵保护着自己优先逃过石河,相反的,为了掩护更多的清军将士逃生,王占魁还毅然选择了带着自己的直属营队向吴军阵地发起反冲锋,用自己和直属营队的牺牲为友军争取逃亡的机会和时间。

毫无疑问的自杀式冲锋,在吴军将士的排枪和手雷弹面前,王占魁的直属营队将士成片成排的不断倒下,即便勉强冲到吴军阵地近处,也仅仅只是牵制住了少部分的吴军将士,更多的吴军将士依然还是在对着慌乱的清军败兵人群开枪开炮,报复性屠杀一个多小时前还在围着吴军营地打的清军士卒。而随着王占魁的中弹牺牲,他的帅旗也很快随之倒下,他的直属营队直接溃散,吴军大队大步向前,更加迅速有效的屠杀还没能逃过石河的清军士兵。

河面上早已飘满了清军士兵的尸体,桥面上清军士兵的尸骸层层叠叠,堆起半人多高,可仍然还是有许多的清军士兵没能逃过石河,最后不是溃散而逃,就是被迫放下武器向吴军将士跪地投降。踩着同伴尸体侥幸逃到石河北岸的清军士兵情况也好不到那里,不是身上带伤就是跑掉了武器,乱糟糟的逃到山海关城下时,仍然还有许多人还在哭泣落泪,更多的人则是失魂落魄得有如行尸走肉,再也鼓不起勇气与吴军正面作战。

见此情景,领着直隶总督衔的清军主帅载龄又一次落下了眼泪,可不管载龄再是如何的痛苦失声,却还是改变不了山海关清军的主力被吴军歼灭在石河南岸的残酷事实,更救不回被孤立在秦皇岛战场上的清军偏师张明进部——没有重武器,没有可靠的立足地,甚至没有第二天的口粮,清军偏师张明进部唯一的下场当然是全军覆灭。

还是到了第二天的下午时,载龄才知道突然出现的吴军援军,竟然就是传说中去了日本的吴军远征舰队,又更加惊恐的得知,吴军的远征舰队上,竟然还有着整整四个营的吴军一线精锐,不但个个战场经验丰富,还武器装备精良到令人发指。同时载龄还无比绝望的发现,伤亡惨重的山海关清军已经再没有足够的力量守卫关城,抵御吴军进攻,曾经固若金汤的山海关,被吴军拿下已经只剩下了时间的问题。

许多文武官员都建议载龄赶紧弃城逃命,逃到宁远或者热河去重整旗鼓,载龄一度严词拒绝,可是当吴军迅速干掉了孤悬在秦皇岛的清军偏师、重新掉过头来剑指山海关时,肝胆具裂的载龄却又改了主意,把关城交给了文职副手齐承彦,撒腿就逃向了目前唯一没有受敌且军队保持完整的宁远城。结果载龄前脚刚跑,齐承彦后脚就打开了关城向吴军投降,吴军轻松拿下山海关,接着又从海陆两路同时向宁远城开拔。

比头一年更早来到的沈阳冬雪一度让满清朝廷重新看到希望,然而很凑巧,偏巧就在沈阳降下今年第一场冬雪的同一天,江忠济率领的吴军主力也成功的用地道爆破战术炸倒了锦州城墙,吴军将士蜂拥入城,城门被堵无路可走,包括锦州总兵卫汝贵在内的许多清军将士被迫放下武器投降,主帅瑞常绝望自杀,辽西重镇锦州落入吴军之手,宁远变成孤城,被吴军光复注定同样只是时间问题。

辽西走廊全面失守已成定局,兵强马壮的北伐吴军肯定会在来年春天向沈阳发起进攻,这一点连不懂军事的慈安、慈禧和鬼子六都看得出来,在已经彻底无路可走的情况下,为了保住最后一线希望,满清朝廷也只好在祺祥(同治)三年的十一月十一这天宣布易帜,正式建立满州国,改年号为康德与吴军分庭抗礼,沙俄方面在第一时间宣布承认满州国,与伪满州国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并积极游说西方列强一并承认伪满州国,彻底分裂中国土地。

消息传开,华夏震怒,吴超越也在第一时间宣布伪满州国为非法政权,坚决拒绝承认,并宣布东北和蒙古为中国不可分裂的土地,发誓不惜代价收回沦陷领土。而值得一提的是,曾经深恨吴超越入骨的蒙古科尔泌郡王僧格林泌在经过长时间的反复思想斗争后,终于选择了向吴军投降,继续以科尔泌郡王的身份站出来号召蒙古各部王公反对慈安和慈禧等人的分裂罪行,服从吴军号令,也成功促使了许多蒙古王公选择归降吴军,粉碎了伪满州国拉着蒙古一起搞分裂的美梦。

也正是因为需要笼络满蒙人心,吴超越也再一次拒绝了湖北文武的联名劝进,坚持不肯称帝,继续遥尊祺祥为帝,始终以大清摄政王自居。然而即便如此,吴超越却还是挡不住全国各地雪片一般飞来的劝进奏章,而这些劝进奏章,有一些甚至还是来自蒙古和东北,还有琉球、越南和缅甸等中华藩属国。

最后,实在是没了办法,吴超越也只好对急着建立从龙之功的众文武说道:“等打下了沈阳再说吧,等光复了沈阳,迎回了祺祥皇帝,我们再商量这件事。”

抓回了祺祥皇帝再逼着野猪皮十世禅位给自己,吴超越这点小算盘就是瞎子都看得出来,如何尽快光复沈阳也因此成了吴军在祺祥四年的第一大事。对此,西方列强纷纷选择骑墙观风,准备等吴军打了这一仗再决定是否承认伪满州国——没有任何好处就直接承认伪满州国,这样的傻事西方列强可不会做。惟有沙俄态度坚决,明确表示将不惜一切代价保卫伪满州国,并早早就在西伯利亚拼凑起了一支军队,时刻准备南下参战。

沙俄的反应当然早在吴超越的预料之中,但吴超越却无所畏惧,因为随着国内战事的逐渐平息,分别驻扎在中原各地的吴军精锐已经可以抽出身来北上参战,弹药物资也可以优先用于东北战场,光凭耗也有把握将西伯利亚的沙俄军队耗死!而在没有西伯利亚铁路的情况下,沙俄还真和吴军在东北打不起消耗战。

除此之外,吴军的大冶工业基地里,在吴超越的亲自帮助下,一个美国人主持开发的吴军新式武器也已经无限接近成功,不出意外的话,将有很大的可能出现在吴军光复沈阳的战斗中!

当然了,无限接近成功的,还不止是吴军的秘密新式武器。(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net/vzj15659bq10604121/